王朋壽《類林雜說》淺探

前言

《類林雜說》,一名《重刊增廣分門類林雜說》,金代王朋壽編。

類書一體始於三國曹魏《皇覽》,發展於隋、唐,極盛於宋,根據《宋史藝文志•類事類》的統計,宋代類書共有三百零七部,一萬一千三百九十三卷,《宋史藝文志補》又二十四家,二千三百四十一卷,總計一萬三千多卷。然而在金統治的一一九年(AD.1115∼1234)中,類書卻只有四家,六七十餘卷,根據《類書的沿革》一書的說法,認為:「在金元時期,做為工具書的類書,也有出現,但不及宋多。因為當時科舉制度消沈,以前被奉為金科玉律的經史子集,現在卻吃不開了。但是也有它的一些特點,由於戲曲發達,類書以韻文式的和實用性的居多,然數量和種類卻大大地減少了。

在這種時空背景下,金人王朋壽所編的《類林雜說》得以流傳下來,格外具有歷史意義。王朋壽此人史冊無載,許是鄉里間一耆老,他編纂《類林雜說》的目的是實用性的,是要「覽者味其雅正,則可以為法;視其悖戾,則可以為戒。」這本書是建構在唐代于立政《類林》之基礎上的,乃是王朋壽根據《類林》加以增廣與重新分門別類,因此要探討王朋壽的《類林雜說》,必然同時要提到于立政的《類林》。

《類林》一書早已亡佚,但在不傳於世七百年後,十九世紀末在敦煌石室又再度出現,人們才又重見到部分《類林》殘頁。除此之外,一九0九年,俄國科茲洛夫( II•?•??????)探險隊在黑水故城遺址(今內蒙古額濟納旗境內)發現西夏譯本《類林》,被認為是最接近于立政原書的譯本。今日要復原《類林》原來的面貌,只能通過綜合研究敦煌《類林》殘頁、《類林》西夏文譯本和王朋壽的《類林雜說》來完成,其中又以幾乎完整保存《類林》的《類林雜說》最為重要。

我們可以這麼說,王朋壽藉著整理《類林》而留名千古,而《類林》也靠《類林雜說》傳世久遠,《類林》和《類林雜說》兩者息息相關,唇齒相依。以下主要針對《類林雜說》,旁及《類林》,作一初步探析,試著探討從唐朝到今日,《類林》與《類林雜說》的起伏演變,儘量嘗試達到「辨章學術,考鏡源流」的目標。

參見戴克瑜、唐建華主編:《類書的沿革》(四川省圖書館學會編印,1981),頁39。

參見戴克瑜、唐建華主編:《類書的沿革》(四川省圖書館學會編印,1981),頁57。

王朋壽〈類林雜說自序〉。

參見史金波、黃振華、聶鴻音著:《類林研究》(銀川市:寧夏人民出版社,1993年),頁5-9。

 

 

 

 

回到目錄